新闻资讯

《流年印迹》已发货

《流年印迹》由散文在线作者启辰著,白山出版社正规出版,cip数据2014200376!希望大家喜欢,有购买者请联系QQ 1208474687江南风,可以淘宝购买!
我的小传

    姓谢,名爱军,笔名启辰。后因种种原因,父亲在佛前为我借来一名,为隆荣。这个名字没有在人前叫过,只是在“先人”那赐了个号。当初父亲本意是希望我长大后去参军,因为父亲自己原本是可以去参军的,但种种愿因,结果没有去成,所以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,只可惜我也没能如愿。父亲后来在佛前为我求名隆荣,意在请求上苍庇佑我身体健康,事业、人生一帆风顺。可是依然没有像父亲所期盼的那样,我的人生充满了坎坷与曲折,但我想这都是上苍有意的安排,即便为此努力去抗争,这也是上苍所为。愿望永远是美好的,我知道父亲所做的这一切,其实都是为了我——他的儿子。现在,每每想起父亲为我所做的一切,内心就会情不自禁涌出感动的泪。父爱厚厚的,暖暖地留在心底,烦躁或是不顺的时候,常常当着阳光照亮自己,让生命能坚强的去赶路。
或许因为名为爱军,小时候特想去参军。有一回,还特地向“七姑娘”询问过,“七姑娘”何许人,据说是天上的七仙女,能先知先觉,预测未来。假使你将愿望告诉她,如能实现则会点三下头,如不能实现则静立不动。其实“七姑娘”实为稻草人,穿上少女的衣服便成了天上的神仙。记得当时,我非常的虔诚,面对“七姑娘”毕恭毕敬地鞠了三个恭,然后在心底默默念叨我的愿望,并请求其示意能否实现愿望。“七姑娘”为我点了三下头,我非常的欣喜。此后,我常常做着参军的梦。玩的游戏也大多是打仗的游戏,看电影也特爱看战斗片。有一会,远房的表哥参军回家探亲,我缠着他要了一个五角星。可以想象得出,我那时是多么渴望参军,成为一名战士。可最终还是没有去成,最后却成了走不出学校的学生。倒是二弟、三弟共在部队奋斗了十八年。他们把青春献给了部队,可部队没有什么回报给我们这个家。
    生于七十年代初,刚出生九个月大病一场,几乎濒临于死亡。父亲、母亲抱着我看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把我看好。那时的我每日低烧不退,饭不思、水不饮,上吐下泻。父亲为我着急,母亲也为我哭干了眼泪,到最后一家医院的时候,许多人都说,这孩子不行了。好在母亲十分疼爱我,不肯将我舍去。她除了每天在医院看护我之外,还在佛前为我祈祷。或许是母亲感动了上苍,或许是上天对我的眷顾 ,觉得我在尘世间还有许多情未来。渐渐地我才从死亡的边缘上,转身走了回来。感谢父母,感谢上苍对我的厚爱,才得以捡回一条小命,苟且偷生到现在。今生,我不奢求什么,只希望上苍赐予幸福与健康给二位父母大人,愿她们一生安康。
    家境贫寒,祖宗三代无显发达贵。父亲生于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年,早年丧母,后为教师,刚正不阿,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男人。母亲体弱多病,无兄弟姐妹,性格急躁,易发脾气,是一位勤劳善良的农家妇女。他们都非常爱自己的孩子。
籍贯江西安福,井冈山脚下。如果说那是一个有福之地,倒也一点不假,日本人侵略中国八年,安福这个地方倒是平安祥和,没有遭受此浩劫。我出生之地,四面环山,唯有一条基耕道可以通向远方。小时候,时常望着消逝在山头的路遐想——山那边到底怎样;望着天上的浮云,常想浮云的后面到底是什么。为了想知道山外的世界,想知道云外的景观,那时就很勤奋地读书。
    读书让我从山里走出来,可看到的也不尽是小时候遐想的那样精彩。许多时候,心很无奈,于是又常常想归隐于山间。离家居住三十多年,年年归里。故乡在渐变,房子变了,路变了,人也变了,但依然可循小时候的足迹。故乡的村子前面有一座面山,山上长着许多的参天松树,它们年年如此,不断地往上长。我想:我只是山上的一株矮草,开不出花,结不出果,只是默默地装饰着脚下这片泥土,永远牢牢地固住这片泥土,不让它流失。
    我先为十几年的学生,后为二十几年的先生。借先生之名用以填饱肚子,养家糊口,虽说没有建树,但也绝不会误人子弟。默默地如小草,只将绿奉献给大地。好文字, 常常涂鸦,偶有只言片语见诸于报刊杂志。苦无名师指引,即便勤于耕作,终不得要领,无成就可言。
    人是性情中人,心易感动,一朵凋零的花,一片飘落的叶,一只母鸡,一只孤鸟,一次回忆,一个季节,常令自己黯然落泪,仅此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