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书店

《西樵山语》



  图书在版编目(C I P)数据
 
    西樵山语 / 黎铭光著. -- 北京 : 团结出版社,
2017.7
    (花语拾零 / 陈清龙, 张小霞主编)
    ISBN 978-7-5126-5288-0
 
    Ⅰ. ①西… Ⅱ. ①黎… Ⅲ. ①诗集-中国-当代
Ⅳ. ①I227
 
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(2017)第154139号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版:团结出版社
       (北京市东城区东皇城根南街84号  邮编:100006)
  话:(010)65228880  65244790
  址:http://www.tjpress.com
E-mail65244790@163.com
经  销:全国新华书店
  刷:成都市拓展印务有限公司
  订:成都市拓展印务有限公司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开  本:880X1230毫米     1/32
印  张:7
字  数:140 千字     
版  次:2017年 7 月  第1版
印  次:2017年 7 月  第1次印刷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号:978-7-5126-5288-0
  价:35.00元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(版权所属,盗版必究)

吴彪华
 
 
 
铭光说他获得的第一个文学奖是我颁的,还说是儒林笔会举办的征文活动。如此说来,那应该起码是十年前的事了。
近几年来,铭光的作品不时亮相于省市区各类报刊杂志,并获得大大小小各类奖项。在文学的道路上,铭光成长得很快。问及原因,他用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:“我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了阅读。”除了家中随处可见的书报,如《羊城晚报》《作品》《珠江时报》《南海文艺》等,他和家人一有时间便会共同阅读。对于铭光来说,纵情于山水间诗意栖息,闲暇时读各类书籍,写写诗作散文,生活更加诗意愉悦。
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西樵人,铭光对这片文翰之地爱得深沉,而这也是他日常创作的得力“素材”。记得前几年,我组织编写《古村今韵》一书时,铭光创作的七篇作品入选其中,成为入选作品最多的作者之一。为了写好古村落的“描写撰记”,他深入乡村,聆听村内长者述说、查看历史文献和考察村内实物、印证所说……历经多年创作,铭光在写作中也有一番感悟。“西樵千年儒风如何浸染松塘?”、“仙泉潺潺,声声入梦来。”他用笔书写感悟与思考。
生于斯长于斯。铭光也将饱含情感的笔墨倾注在西樵这个地方,诗集《西樵山语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,里面大部分诗作都与西樵山有关。
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。中国的诗歌像文化里的另一条黄河,无时不在滋润着国人的心田。诗歌强大的生命力不仅仅因为它是一种音的优美的文学体裁,也不仅仅是像孔夫子说的那样可以“兴观群怨”,还因为它象征着一种生活态度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。甚至有人这样说,生活可以没有诗歌,但是,不能没有诗意。作为“艺术的女王”,诗歌以凝练的语言、刻录情绪的跳跃、描摹心灵的沉潜、追溯思想的源流而深受国人喜爱。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,有如聆听美妙的乐曲;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”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,有如跟智者对话;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”“你没有如期归来,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”,有如得到挚友宽慰。沉浸在诗的旋律中体味佳句,又何尝不是在深耕心底的土壤,埋下精神的种子。诗歌为个体提供了自我对话的栖息之所,让人们得以跳出庸常,明白生活不只有苟且。也许,生活并不能如诗歌那般美好,但我们仍有必要让人生葆有诗意。
时下的诗歌不是一般的热闹,就如高速公路上不分昼夜的轰鸣。几乎是一夜之间,各种私人微信、大大小小的微信群以及微信公众号都以令人瞠目的速度催生了大量“写诗的人”。这个数字是惊人的,而且每天都在刷新中。怪不得很多读者以及诗人、评论家都惊呼:现在居然有这么多的诗人!写诗的人多了应该是好事。从1917年前后诞生至今,中国新诗已经走过了百年历程。新诗百年,涌现出如此多写诗的人,也在情理之中。或许,铭光是其中的一个,但他说他不是诗人是一个业余的爱好者。
新诗之美在于,它体现自由性之张扬。白话新诗有一个别称,就是“自由诗”,自由自在、不拘一格地表达诗人对宇宙人生的观察、思考与理解,是这种文体的书写优势。如:
大雪飘落在西樵山上/云海莲台一片素裹/观音眼里花朵/明亮,是历经重生的世界/那些雪花在树叶上坐禅打坐/有没有绽放/那不为人知的秘密(《在西樵山遇雪》)
新诗之美在于其自然性之放飞。百年新诗史上,具有艺术品位的中国新诗,通常都是现代人情感思想的自由书写和自然呈现,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,也不会有令人生厌的无病呻吟和装腔作势。如:
云泉飞瀑/飞流千尺的流水/是岁月/渗和着山居人煮沸了/晨光与晚霞/泻出画卷和诗篇/也许过于寂寞/也许留恋安静/西樵山的锦鸡总会/在每天啼鸣/啼醒了沉睡的西樵山/啼醒了古石器时代/闻鸡起舞扛上双肩石器/钻木取火,打磨/珠江流域文明的灯塔(《锦鸡鸣春》)
载着童话的小船/还泊在心中/湖光山色的意境呢/眼眸里闪过/飞瀑溅珠已远去/嫁给冬天/爱在春(《听音湖泛船》)
新诗是生活化的舒展。新诗常常就是对生活话语的艺术转化而生成的文学作品。因此,新诗是比较贴近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的。新诗中的言说与我们生活中的言说也没有多大的距离。如:
遥望,遥望古村/遥望外边的世界/祠堂、榕树下,回乡的人/一杯清茶,一盏美酒/把心底的话细说/一座桥犹如是一道彩虹/绘出了古村的色彩(《古村烟桥》)
当然,“自由”不仅是外在形式上的自由,更重要的是要有“内在的、精神性的自由”。新诗是自由的,也是自然的,它不是没有形式,自由就是它的形式;它不是没有节奏,自然就是它的节奏。只有乘着“自由”的翅膀,新诗才能在新文学的领空中尽情翱翔,显现出无限的活力和美好的前景。
是为序。
 
 2017年4月8日写于桂城
 
(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广东省作家协会理事、佛山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、南海区文联主席)